2020年1月1日星期三

敬告读者

尊敬的读者,很抱歉本坛更新严重变缓,由于多种原因,笔者难以维持以前的写作量。尽管笔者无法维持每日更新,但笔者将继续分享笔者的观察和思考,议题将更具宏观性,而非实时性。同时笔者将在推特上更加活跃,欢迎读者关注推特账号: wjbf2016

感谢读者支持!

藿香子
2017年5月21日 (注:博文发布日期是顶置的技术手段)

2019年1月26日星期六

美国新左派扛起 MMT 大旗,世界要变天吗?

MMT 是 Modern Monetary Theory 的缩写,谷歌中文译成“现代货币主义” 。这个东西其实存在一阵子了,但笔者一两年前请教主流经济学家的态度,很多人不知其为何物,可见 MMT 学派在主流经济学圈子里上不了大雅之堂。但最近 MMT 的媒体曝光度极高,为什么?这个说来话长。

2018年8月23日星期四

中国在十字路口误入歧途

自从发表《展望2017:中国再次走到十字路口》一文,已一年半有余。尽管原文观点依然应景,但其间发生了很多重大事件,值得回顾和更新这一重要议题。

首先,中美贸易战已经爆发,不仅真枪实弹,而且可能步步升级。这印证了笔者当初判断:“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空前强硬。因此中美冲突或将十分激烈” 。关于贸易战,笔者在《贸易逆差不是中美贸易冲突的真正根源》有更多讨论,在此罗列几点概要:

2018年7月22日星期日

川普经济学都是狗皮膏药

在2016年竞选期间,川普对美国经济复苏不以为然,指责官方低失业率数据是经济统计造假,完全忽略很多人游离于就业市场之外的现实。川普还指责奥巴马经济完全是美联储低利率吹泡泡吹出来了,如果没有美联储的低利率,经济股市都完蛋。

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

特朗普:没有信仰,爱出风头的真人秀表演者

特朗普惊世骇俗,尽管谎话连篇,但粉丝如云。煤矿工人爱他,因为他说要让煤矿业再强大。止疼药上瘾的人爱他,因为他说要解救他们。白人至上主义者爱他,因为他说黑墨穆都不是好东西。保守主义者爱他,因为他推动了减税计划。原始资本主义者爱他,因为他要砍掉所有条条框框。道德主义者爱他,因为他讨厌同性恋。反堕胎主义者爱他,因为他不支持妇女堕胎自由。枪主爱他,因为他站在美国步枪协会一边。一些老中也爱他,因为指望他废除照顾黑人和老墨的民权法。

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

贸易逆差不是中美贸易冲突的真正根源

中美关系已经从合作为主的互利关系发生显著转变,冲突成分日益加剧。尽管“贸易战”在公众视线中占据前台,但中美冲突绝不仅限于贸易冲突,而是涉及国家安全和国际秩序的全面冲突。这种背景下,贸易冲突容易掺杂其它成分,使得问题复杂化。

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“敌意”由来已久(见《更多证据:特朗普锁定中国为头号敌手》),但中美冲突的大格局是日积月累所致,不是特朗普一届政府所为,也不是换个总统就能避免的。当然执政者的具体应对和政策选择直接影响了近期冲突的演进过程。

2018年2月24日星期六

网络谎言的经典套路:断章取义

网络谣言满天飞是数字网络发展的新现象,在2016年大选期间达到空前规模。特别检查官穆勒最近对俄国谣言机器的起诉书披露了冰山一角。由于脸书等社交网络深入无数人的生活,这些平台为谣言传播提供了有力和渠道。类比早期电子邮件,由于发送电子邮件成本低廉,很快垃圾邮件泛滥。相比之下社交网络平台比电子邮件更强大,可以轻易搜集收件人的个人喜好,政治倾向,因而可以有的放矢的发送特定剪裁的假新闻。收件人如果怀着淳朴的心,警惕性不高,极易信以为真,上当受骗。这一问题目前尚无解决良策,一方面脸书转发新闻报道,自身不是传统媒体,没有记者,编辑等等严格新闻报道程序。另一方面脸书如果设定新闻报道过滤关卡,也会引起干涉言论自由的担忧。

2018年2月19日星期一

从行为经济学看美国枪支问题未来演变

2月14日发生的美国佛罗里达高中枪杀案再度掀起枪支管制问题的争论。佛罗里达高中枪杀案有十七人丧生。尽管这起悲剧发生之前已有多起美国高中枪杀案,但均未引起任何关注。佛罗里达高中枪杀案死伤众多,迅速引起舆论高度关注。围绕这一悲剧,有几个重要相关事件值得梳理。

美元跌跌何时休?

美元在2017年开始下跌(见图一),美元指数DXY从峰值114跌至今日88.4,已经下跌约15%。美元大幅贬值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。美联储在2017年升息三次,并预计2018年仍升息三次。市场也普遍预期美联储今年升息三次,更有预言升息四次(比如高盛)。在金融海啸后数年的零利率加量化宽松,和2015年及2016年十分迟缓的升息之后,2017年升息三次无疑是空前的。同时欧洲仍在量化宽松进行时,如何结束尚未计划。日本更是持续货币宽松政策,闭口不谈何时结束。在这种格局下,按常理,美元利率应该更有吸引力,美元理当升值,而非贬值。

美元为什么贬值了?市场有多种解释,罗列如下。

2018年1月6日星期六

十个酒友的税法寓言究竟有多荒谬?

最近围绕美国税改的讨论层出不穷。特朗普推动的美国税务改革包括企业税改和个人收入税改,整个税改预计美国未来十年要增加一万亿美元以上的财政赤字,受益端大头在企业税,小头在个人收入所得税。笔者对美国企业税一直多有批评,比如《畸形的美国企业税率》,十分支持合理的企业税改。特朗普的企业税改将名义税率从35%下调到21%,重要理由之一是中国企业税都是15%。特朗普这一宏论真要让曹德旺哭笑不得(见《曹德旺吐槽中国制造业税务太高,一石激起千层浪》)。尽管企业税改有其必要性,但特朗普用中国企业税来说事再现了他满嘴跑火车的本性。如笔者在《畸形的美国企业税率》所述,美国企业税的整体实际税率并不太高,问题核心是中小企业和大企业之间的不平等。特朗普降低名义税率在一定意义上缩小这种不平等,但是以巨大的财政赤字为代价,并不可取。